歷史的地理樞紐

[英] 哈·麥金德

當遙遠的未來的歷史學家回顧我們目前正在經理的這些世紀,并象我們現在研究埃及歷代王朝那樣把它們縮短來看時,他們很可能把最近的這四百年描述為哥倫布時代,并且將會就這個時代在1900年以后很快就結束了。最近,地理探險幾乎已成過去的說法已經是一種老生常談,人們并且認為地理學必須轉到細致的考察和哲學的綜合這個目標上來。在四百年中,世界地圖的輪廓已經近于準確地完成,即使在極地區域,南森(Nansen)和斯科特(Scott)的航行也已大大地減少了重大發現的最后可能性。但是二十世紀的開端,之所以作為一個偉大歷史時代恰當的結束,并不僅僅是由于這一成就——雖然它是偉大的。傳教士、征服者、農民、礦工和后來的工程師如此緊隨著旅行者的腳步之后,以致這個世界的遙遠邊境剛一發現,我們就必須記錄下它實際的完全的政治占有。在歐洲、北美洲、南美洲、非洲和澳大利亞,除文明國家或半文明國家之間的戰爭結果以外,幾乎沒有留下一塊需要確認所有權申明的土地。即使在亞洲,我們正在看到的,也許是最初由耶馬克(Yermark)騎兵,即哥薩克人和溫斯哥·達·伽馬的水手耍弄的那套把戲的最后幾招。概括地說,我們可以把哥倫布時代與它以前的時期作這樣的對比:哥倫布時代的基本特征是歐洲幾乎是在沒有抵抗的情況下進行擴張,而中世紀的基督教世界則被圈在一個狹窄的地區內,并受到外部的野蠻世界的威脅。從現在開始,即在哥倫布時代以后的時代,我們不得不再一次與封閉的政治制度打交道,而且這將仍然是一個世界范圍內的問題。每一種社會力量的爆發,不會在周圍的某個不為人知的空間和野蠻的混亂中消失,而是在地球遙遠的一邊引起強烈的反響,其后果是世界上政治和經濟有機體中的薄弱成分,將被震得粉碎。一枚炮彈落到一座土木工事中,與落到一座高樓或船只等的封閉的空間和堅固建筑物中,其影響有巨大差別。很可能,對這種事實的某些意識,就會最后使全世界所有地區的政治家,把他們的大部分注意力從領土擴張轉到比較生動的斗爭上來。

因此,在我看來,在當前的十年中我們是第一次處于這種地位,即試圖以某種程度的完整性來闡明較廣的地理概括和較廣的歷史概括之間的相互關系。我們第一次能夠了解整個世界舞臺上各種特征和事件的一些真正的比例,并且可以尋求一種至少能表明世界歷史中某些地理原因的公式。如果我們幸運的話,那么這個公式就應當具有透視當前國際政治中一些對抗勢力的實用價值。關于“帝國向西進軍”這句熟悉的短語。就是一項這類經驗的和片斷的企圖。今天晚上,我打算敘述世界上那些我相信對人類行為最具有強制力的自然特征,并且在地理學對它們并不了解的時代就已和歷史有機的結合在一起,從而使歷史呈現某些主要方面的面貌。我的目的不是要討論這種或那種自然特征的影響,或者對區域地理進行研究,而是要作為世界有機體生活一部分的人類歷史。我承認,我只能達到真理的一個方面;也無意踏上極端唯物主義的歧途。起主動作用的是人類而不是自然,但是自然在很大程度上占支配地位。我所關心的是一般的自然支配作用,而不是世界歷史的原因。顯然,能夠達到期望的只是對真理的最初步接近。我將恭順地聽取批評。

已故的弗里曼(Freeman)教授認為:唯一能算作歷史的是地中海地區和歐洲種族的歷史。在某種意義上說,這當然是對的,因為使希臘和羅馬的繼承者統治整個世界的那些觀念是來自這些種族之間的。然而從另一個、而且十分重要的意義上說,這樣一種界限起著束縛思想的后果。形成與僅僅是一群有人性的動物相對立的一個國家的各種觀念,通常是在共同苦難的壓力和抵抗外來力量的共同需要下才被接受的。英格蘭的觀念,是由丹麥和諾爾曼征服者打入赫普塔克人(赫普塔克(Heptarchy)是中世紀早期英國歷史上七國時代的七個國家。——譯者)的頭腦中的;法蘭西的觀念,是與匈奴人在夏龍的戰爭以及在與英國的百年戰爭中,被強加給互相對抗的法蘭克人、哥特人和羅馬人的;基督教世界的觀念,產生于羅馬人的迫害時期,到十字軍運動中才成熟;只是由于經過長期的獨立戰爭,合眾國的觀念才被接受和地區殖民者的愛國心才衰落消亡;在南日耳曼,只是在與北日耳曼結成伙伴反對法國的斗爭以后,才勉強接受日耳曼帝國的觀念。我把注意力集中于各種觀念及其成果——文明上的這種可以稱之為歷史的文學概念,易于忽略那些更基本的運動,而那些運動的壓力通常是孕育偉大觀念的那些努力的激發原因。一個討厭的人物,在使他的敵人聯合方面完成了一種有價值的社會功能;正是在外來野蠻人的壓力下,歐洲才實現它的文明。因此,我請求你們暫時地把歐洲和歐洲的歷史看作隸屬于亞洲和亞洲的歷史,因為在非常真實的意義上說,歐洲文明是反對亞洲人入侵的長期斗爭的成果。

在現代歐洲政治地圖中最明顯的對比是:由俄國占據半個大陸的廣闊地域和由一群西歐國家占有較小領土所顯示的情景。從自然條件的觀點來看,當然在東部連續的低地與由復雜的山脈、河谷、島嶼所一起組成的世界這一地區其余部分之間,也存著一種類似的對比。初看一下,在這些熟悉的事實中,似乎在自然環境與政治組織之間存在著一種如此明顯的聯系以致不值得去加以說明;特別當我們注意到在整個俄羅斯平原上一個寒冷的冬天對應著一個酷熱的夏天,人們的生存條件因而更加一致時,更有這種感覺。然而,象在《牛津地圖集》(Oxford Atlas)中所包含的一系列歷史地圖,卻會表明下列事實:不僅俄國歐洲部分與歐洲東部平原的范圍大體一致只是最近一百年左右的事情,而且在整個較早的時代,都不斷地一再表明在政治組合上存在著完全是另一種的傾向。兩組邦國通常把俄國分成北方和南方兩個政治體系。事實上,地形圖并不表現直到最近還在支配俄國人遷移和定居的那一特殊的自然差別。當大平原上冬天的雪幕向北消退時,接踵而來的是雨水,最大雨量在黑海沿岸出現在5月和6月,在波羅的海和白海附近則推遲到7月和8月。南部的晚夏是一個干旱時期。作為這種氣候“體系”下的后果是,北部和西北部為僅被沼澤分隔的森林帶;南部和東南部是一望無際的禾草草原,僅僅在河流兩岸才生長著樹木。分隔這兩個區域的界線,從咯爾巴阡山脈北端向北—東斜伸到距烏拉爾山南端近于其北端的一個地點。莫斯科位于這條界線以北不遠處,或者換一句話說,位于森林這一邊。在俄國境外,這條大森林帶的界線向西延伸,差不多恰好穿過歐洲地峽的中心;這條地峽橫貫在波羅的海與黑海之間,長八百里。更往西,在歐洲半島的北部,森林伸展穿過德國平原;而其南部的草地則繞過咯爾巴阡山巨大的特蘭西瓦尼亞棱堡,并沿多瑙河向其上游延伸,穿過現在羅馬尼亞的麥田后到達鐵門。當地人稱為普斯塔斯(普斯塔斯(Pusstas),意即草原。——譯者),現在大部分已經開墾的一片孤立草原,處于被圍繞在咯爾巴阡山和阿爾卑斯山多樹林的邊緣中間的匈牙利平原。整個俄國西部除了遙遠的北方以外,森林的清除、沼澤的排水和草原的開墾,最近已經使景觀特征趨于平齊,在很大程度上消滅了從前對人類具有很大強制力的差異。 早年的俄國和波蘭完全是在林中空地立國的。另一方面,在從五世紀到十六世紀的全部時期中,圖蘭語系的游牧民族——匈奴人、阿瓦爾人、保加利亞人、馬扎爾人、哈扎爾人、帕濟納克人(Patzinak)、庫曼人、蒙古人、卡爾梅克人從人們所不了解的亞洲內地,穿越草原,通過烏拉爾山與里海之間的隘口,令人驚異地接踵而至。在阿提拉領導下(阿提拉(Attila,約406—453),匈奴帝國(433—453)國王,在位時占有里海至波羅的海和萊茵河間廣大地區,公元451年率軍越過萊茵河,攻掠高盧,發生夏龍之戰,敗退,翌年侵入意大利北部。453年返回他的根據地今匈牙利,病死,匈奴帝國即瓦解。——譯者)匈奴人在草原帶最遠的多瑙河流域的外圍普斯塔斯中部站穩了腳跟,并由此向北、向西、向南出擊歐洲的各定居民族。近代史的一大部分,可以看成是對這些襲擊所直接或間接引起的變化的注釋。盎格羅-撒克遜人很可能是在那時被驅趕過海,在不列顛島上建立英格蘭的。法蘭克人、哥特人和羅馬帝國各省的居民被迫第一次在夏龍戰場并肩戰斗,進行反對亞洲人的共同事業;他們不自覺地結合成近代的法國。威尼斯是從阿奎利亞和帕多瓦的廢墟上建立起來的。甚至教皇統治的決定性威望,也得自教皇利奧與阿提拉在米蘭的調停成功。這些就是一群冷酷無情而又無理想的牧民,掃過無障礙的平原所產生的收獲,也就是巨大的亞洲鐵錘任意打擊這一空曠空間的成果。緊接著匈奴人而至的是阿瓦爾人。奧地利正是作為抵抗這些人的邊境地帶而建立的,維也納要塞則是夏爾曼尼(Charlemagne)戰役的產物。又繼之而來的是馬扎爾人,由于他們從匈牙利的草原基地不斷出擊,使奧地利作為前哨地點的意義增加了,從而也把日耳曼人的政治中心向東吸引到這個區域的邊緣地帶。保加利亞人在多瑙河以南建立了一個統治的特權階級,并且在地圖上留下了他們的名稱,雖然他們的語言屈從于被他們征服的斯拉夫臣民。對俄羅斯草原本部占領時間最長、最有效的,也許要算哈扎爾人了,他們是偉大的薩拉森運動的同時代人(薩拉森人(Saracen)是阿拉伯人的古稱,十字軍東征時的伊斯蘭教徒。——譯者);阿拉伯地理學家就把里海稱作哈扎爾海。然而,在最后,新的游牧民族從蒙古來到了,北部森林帶的俄國,作為蒙古欽察汗國或“草原汗國”(the Steppe)的屬國達兩個世紀之久。在歐洲的其余部分迅速前進的時候,俄羅斯的發展卻因此而耽誤和偏離。

應當注意到,從森林帶流入黑海和里海的河流穿過游牧民族的整個草原上的道路,而且不時地有著與騎馬人的運動成直角的、沿著河流的暫時性遷移。希臘基督教的傳教士就是這樣沿著第聶伯河上溯到基輔的,正如他們以前的北方瓦朗吉亞人那樣(瓦朗吉亞人(Varangians),中世紀時對斯堪的納維亞居民的稱呼——譯者。),沿著同一條河流下行到君士坦丁堡。在更早的時候,條頓族的哥特人曾一度出現在德涅斯特河畔,從波羅的海岸邊,以同樣的男南—東方向橫越過歐洲。但這些都是短暫的插曲,并不損傷比較廣泛的概括的價值。在一千年內,一系列從亞洲興起的騎馬民族,穿過烏拉爾山和里海之間的寬廣空隙,踏過俄羅斯南部開闊的原野,取得了歐洲半島的中心匈牙利;由于反對他們這一需要,于是形成了周圍的每一個偉大民族——俄羅斯人、日耳曼人、法蘭西人、意大利人和拜占庭希臘人的歷史。他們所以激發了健康的和強有力的反應,而不是在一種普遍的專制主義下粉碎反抗,是由于這一事實:他們適應草原條件的力量的機動性,不得不在周圍的森林和山脈中停止。

一支可以匹敵的機動力量是駕著船只的維金人。他們從斯堪的納維亞來到歐洲的南部和北部海岸,沿著水道深入內陸。但是他們的活動范圍是有限的,因為一般來說,他們的力量只在水域附近才發生作用。這樣,歐洲的定居民族就被夾在這兩種壓力之間——從東方來的亞洲游牧民族和另外三個方面從海上來的海盜。從本質上說,沒有一種壓力是勢不可擋的,因而兩者都是刺激的力量。值得注意的是,斯堪的納維亞人構成的影響,在意義上僅次于游牧民族的影響,因為在他們的攻擊下,英國和法國都作了長期的走向統一的努力,而意大利的統一卻被他們破壞了在以前,羅馬帝國曾經利用它的道路來動員它的定居民族的力量,但羅馬的道路已經被毀壞了,在十八世紀以前一直沒有恢復。

看來,即使是匈奴人的入侵有決不是亞洲人入侵的第一次。荷馬和希羅多德所敘述的西徐亞人飲母馬的奶,顯然實行著同樣的生活技藝,可能是與后來的草原居民屬于同一個種族。一些河流名稱中的凱爾特語成分,如頓河(Don)、頓涅茨河(Donetz)、第聶伯河(Dneiper)、德涅斯特河(Dneister)和多瑙河(Danube),也許可能表明它們是雖非同一種族,卻有類似習慣的民族的通道。但象以后的哥特人和瓦朗吉亞人那樣,凱爾特人只是來自北方的森林帶,也不是不可能的。然而,被人類學家稱做短頭人的這一巨大人口楔子,從短頭人的亞洲被驅趕向西,穿過中歐而進入法國,顯然是侵入到北部、西部和南部的長頭人之間,而且很有可能來源于亞洲(參看《歐洲的種族》,The Races of Europe by professor W, Z Ripley,Kegan Paul,1900)。

然而,亞洲人對歐洲影響的全部意義,我們在十五世紀蒙古人入侵之前是沒有認識的。但在我們分析涉及這些意義的主要事實以前,需要把我們的地理視野從歐洲移開,以便整體地考慮一下舊大陸。顯然,由于雨水來源于海洋,舊大陸的中央部分可能相對干燥些。所以,我們就不會對發現這點感到驚異: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集中在這塊最大的大陸邊緣比較小的各個地區內——在歐洲是大西洋的旁邊,在印度和中國是印度洋和太平洋沿岸。一條由于實際上沒有雨量而幾乎無人居住的遼闊地帶,如撒哈拉,橫貫整個北非,并延伸入阿拉伯半島。中非和南非在大部分的歷史時期中和美洲及澳大利亞一樣,差不多是與歐洲及亞洲完全分隔的。實際上,歐洲的南界過去和現在都是撒哈拉,而不是地中海;因為正是沙漠才把黑人與白人分開的。這樣,包括在大洋和沙漠之間這塊連續的歐亞陸塊,估計面積有二千一百萬平方英里(如果我們不算撒哈拉沙漠和阿拉伯沙漠的話),或者說,占地球全部陸地的一半。還有許多塊孤立的沙漠散布在亞洲各地,從敘利亞和波斯向東北延伸到滿洲,但沒有可與撒哈拉相比的如此連續的空地。另一方面,歐亞大陸以有十分引人注目的水系分布為特色。它的中部和北部廣大地區內的所有河流,從人們與外部世界的交通這種意義上看,實際上毫無用處。伏爾加河、奧克蘇斯河和賈沙特斯河(Jaxartes)流入鹽湖,鄂畢河、葉尼塞河、和勒拿河流入北方冰凍的海洋。它們是世界最大河流中的六條河流。上述地區內還有許多較小、但仍然值得重視的河流,如塔里木河和赫爾曼德河,它們同樣不流入海洋。這樣,歐亞大陸的核心雖然點綴著一塊塊沙漠,,整個說來是一個草原地帶,提供了一個廣闊的即使通常并不豐美的牧場;這里有不少由河流哺育的綠洲,但全是不能從海洋經河道深入的地區。換句話說,在這片廣大地區內,有著可以維持稀少的,但總計起來還是數量可觀的騎馬或騎駱駝的游牧民族的全部條件。他們的領域北以廣闊的亞極地森林和沼澤地帶為界,那里氣候太冷,除掉東端和西端以外,不宜農業聚落的發展。在東部,森林帶向南延伸直到阿穆爾地和滿洲的太平洋。西部的情況類似;在史前時期的歐洲,森林是占 優勝的植被。這樣,在東北、北和西北方都有框限的草原,從匈牙利的普斯塔斯到滿洲的小戈壁(Little Gobi),綿延達四千英里;除掉最西端以外,沒有可以接近海洋的河流穿國草原。因為我們可能忽略最近在鄂畢河口和葉尼塞河口對貿易所作的努力。在歐洲、西西伯利亞和西土耳其斯坦,草原的地勢很低,有些地方低于海平面。再向東到蒙古,草原延伸在高原上,但是從一個高度到另一個高度的通道,越過干旱的心臟地帶中裸露而沒有陡崖的較低山地,幾乎沒有困難。 終于在十四世紀中葉,襲擊歐洲的游牧民族,在三千英里以外蒙古高原草地上集結起第一批部隊。可是蹂躪波蘭、西里西亞、摩拉維亞、匈牙利、克羅地亞和塞爾維亞好幾年的這場浩劫,不過是與成吉思汗名字連在一起的東方游牧民族巨大攪動的最遙遠、最瞬息的后果。當金帳帝國占領從咸海經烏拉爾山脈與里海之間的通道,到咯爾巴阡山麓的欽察草原時,另一群游牧部落從里海和興都庫什山之間,向西南下到波斯、美索不達米亞,甚至侵入到敘利亞,建立了伊勒汗國的統治。第三支隨后攻入中國北部,征服了中國。印度、蠻子(Mangi)(或中國南部)一度受到舉世無雙的西藏屏障的保護(蠻子(Mangi),系對南宋政府的蔑稱。——譯者);這一屏障的功效,除掉撒哈拉沙漠和極地冰塊以外,在世界上或許是無與倫比的。但到后來,在蠻子的馬可·波羅時代和印度的帖木兒時代(帖木兒(Tamerlane,1336—1405),帖木兒帝國的創立者,興起于撒馬爾罕,自稱成吉思汗繼承者,征服波斯、花剌子模等地先后侵入伊拉克、俄羅斯、印度,焚掠德里。1405年(明永樂三年)率兵二十萬,擬東侵中國,途中病死罷兵。——譯者),這個屏障被繞道克服了。這樣,就出現了下列情況:在這一典型的、記錄詳明的事例中,舊大陸所以定居的邊緣地帶,或先或后地都感覺到來自草原的機動力量的擴張勢力。俄國、波斯、印度和中國,不是成立蒙古王朝,就是它的屬國;甚至突厥人在小亞細亞先后建立的政權,也覆滅達半個世紀之久。

歐亞大陸其他的邊緣地帶,也像歐洲的情況一樣,有著早期的入侵記錄。中國不止一次地屈從于從北方來的征服者,印度則多次被來自西北方的征服者征服。然而,就波斯來說,在早期的入侵中,至少有一次對西方文明史有著特殊的意義。在蒙古人出現以前的三四百年,從中亞崛起的塞爾柱突厥人沿著這條道路蹂躪了我們可以稱之為五海地區——里海、黑海、地中海、紅海和波斯海的廣大地域。我們在克爾曼、在哈馬丹和小亞細亞站穩腳跟,并推翻了巴格達和大馬士革的薩拉森人統治。表面上是為了懲罰他們對耶路撒冷基督徒朝圣者的虐待,基督教世界進行了一系列大規模的總稱為十字軍的戰爭。雖然這些戰爭沒有達到它們的直接目的,但是它們如此地攪動歐洲和團結了歐洲,以致我們可以把十字軍東征看作近代史的開端——這是由反抗來自亞洲心臟地帶的壓力的需要,所激發起來的歐洲發展的另一個突出例子。

我們現在談到的歐亞大陸的概念,是一塊連續的陸地,北部為冰塊圍繞,其他三面為水域包圍,面積為二千一百萬平方英里,或者說等于北美洲面積的三倍以上。這塊陸地的中部和北部,估計約有九百萬平方英里,或者為歐洲面積的二倍以上。沒有可以利用的通到海洋的水道。但是另一方面,除掉亞極地森林以外,一般說來十分適合騎馬和騎駱駝民族的機動性。這個心臟地帶的東面、南面和西面是呈巨大新月形的邊緣地區,由海路可以到達。根據自然形態,它們可分為四個區域,而且不是不值得注意的,是它們,一般地說,分別與四大宗教——佛教、婆羅門教、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領域相一致。前兩個區在季風地帶,一個面向太平洋,另一個面向印度洋。第四個區是歐洲,得到從西面來的大西洋雨水的滋潤。者三個區加在一起,面積不足七百萬平方英里,擁有十億以上或全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第三個區與五海地帶、或者更常說的近東地區一致,它在很大程度上因靠近非洲而缺少水分,因而除綠洲外,居民稀少。在某種程度上說,它兼有歐亞大陸邊緣地帶和中心地區的一部分特征。這個地區基本上缺乏森林,分布著小塊沙漠,因而適于游牧民族的行動。然而,它主要是是一個邊緣區因為它的各個海灣和通海的河流對海上強國是敞開的,并且允許從這里施加海上威力。其結果,在整個歷史上,這里周期地出現以巴比倫和埃及的巨大綠洲農業人口為基礎、本質上屬于邊緣系列的帝國,并以暢通的水上交通與印度和地中海地區的文明世界相聯系。但是,正如我們應當想到的那樣,這些帝國遭受了無比的一系列劇烈變革,有些是由于從中亞來的西徐亞人、突厥人和蒙古人的襲擊;另一些則因為地中海地區的各民族,努力要獲得從西大洋到東大洋的陸上通道。這里是早期文明地帶中最脆弱的地點,因為蘇伊士地峽把制海權分成東西兩部分,而從中亞延伸到波斯灣干旱荒原,使游牧勢力總有機會打到那一片把東面的印度、中國與另一面的地中海世界分隔開來的大洋邊緣。每當巴比倫、敘利亞和埃及綠洲的守備薄弱的時候,草原民族就可以把開闊的伊朗高原和小亞細亞作為前進的據點,從那里穿過旁遮普而進入印度,經過敘利亞而攻入埃及,越過博斯普魯斯和達達尼爾的斷橋而進入匈牙利。維也納地當歐洲內地的入口處,抗阻著從兩方面——直接穿過俄羅斯草原與繞道黑海、里海以南而來的游牧民族的襲擊。

這里,我們已經說明了薩拉森人和突厥人在控制近東上的主要區別。薩拉森人是閃族的一個支系,主要是幼發拉底河和尼羅河流域,以及低亞小塊綠洲的各民族。他們利用他們的土地所許可的兩種機動力量——一種是馬和駱駝,另一種是船只——建立了一個偉大的帝國。在不同的時代里,他們的艦隊既控制了遠達西班牙的地中海,也控制了直到馬來群島的印度洋。從他們介于東西兩大洋之間的戰略中心位置出發,他們企圖仿效亞歷山大和搶在拿破侖之前,征服舊大陸的全部邊緣地區。他們甚至能夠威脅草原地帶。毀滅薩拉森文明的突厥人是從閉塞的亞洲心臟地帶來的圖蘭人異教徒,他們與來自阿拉伯半島以及歐洲、印度和中國的人截然不同。

海洋上的機動性,是大陸心臟地帶的馬和駱駝的機動性的天然敵手。正是在入海河流航運的基礎上,建立起河流階段的文明,如揚子江畔的中國文明、恒河畔的印度文明、幼發拉底河畔的巴比倫文明、尼羅河畔的埃及文明。正是在地中海航運的基礎上,建立起稱作海洋階段的文明,如希臘和羅馬文明。薩拉森人和維金人是靠近岸航行來掌握統治權的。

發現通向印度的好望角航路這一事件的極其重要成果,是把歐亞大陸東西海岸的航行連接起來,即使這是一條迂回的路線;從而在某種程度上,由于壓迫草原游牧民族的后方而抵消了他們中心位置的戰略優勝。又哥倫布一代的偉大航海家們開始的變革,賦予基督教世界以最廣大的除飛翔以外的活動能力。這個單一、連續的包圍分散的島狀陸地的海洋,當然是制海權最終統一的地理條件,也是馬汗(Mahan)船長和斯潘塞·威爾金森先生等這些作家們所闡述的當代海軍戰略及政策的全部理論的地理條件。主要的政治效果是把歐洲與亞洲的關系顛倒過來,因為在中世紀時,歐洲被關在南面不可逾越的沙漠、西面無邊莫測的大洋,和北面、東北面冰或森林覆蓋的荒原之間,而東面和東南面又經常受到騎馬和騎駱駝民族的優勢機動性的威脅。歐洲現在出現在世界上,它能到達的海域和沿海陸地增加了三十倍以上,它的勢力包圍著至今一直威脅它本身生存的歐亞陸上強國。在水域中間發現的空曠土地上,創造了許多新的歐洲,對于歐亞大陸來說,現在的美洲和澳洲,甚至在某種程度上說,撒哈拉外側的非洲,就是以前歐洲的不列顛和斯堪的納維亞。英國、美國、加拿大、南非、澳大利亞和日本,現在是制海權和商業上的一連串外圍和島嶼基地,它們是歐亞大陸陸上強國難以到達的地方。 但是陸上強國依然存在,而且最近的一些事件再次增加了它的重要性。當西歐的航海民族以他們的艦隊控制海洋,在各大陸的外緣定居,并在不同程度上把亞洲的海洋邊緣區變成屬地時,俄國組織起哥薩克人從北部森林地帶出現了,部署它自己的游牧民族來對抗韃靼游牧民族,從而管轄了草原區。都鐸(英國歷史上1485—1603年的王朝。——譯者)世紀曾經目擊西歐在海洋上的擴張,也看到了俄國的勢力從莫斯科穿過西伯利亞。哥薩克騎兵席卷亞洲的向東猛撲,差不多和繞道好望角一樣孕育著巨大的政治后果。雖然這兩項活動是長期分隔的。

這大概是歷史上最驚人的巧合之一:在某種意義上說,歐洲的向海和向陸的擴張,應該認為是古代羅馬和希臘之間對抗的繼續。在造成意義深遠的這一點上,幾乎沒有哪些重大的失敗能比得上羅馬在使希臘人拉丁化上的失敗了。條頓族得到羅馬人的文明化和基督教化,而斯拉夫族則主要受惠于希臘人。后來乘船下海的是羅馬—條頓人,而踐踏草原、征服圖蘭人的則是希臘—斯拉夫人。因此,現代的陸上強國與海上強國,在思想根源上的差異不少于機動性上的物質條件上的差異(這個說法在宣讀本文以后的討論中曾受到批評,我重新考慮了這一段,仍然認為它基本上是正確的。即使拜占庭希臘人不是當時那樣的人,羅馬也要完成對古希臘的征服。毫無疑問,所說的思想是拜占庭人的而不是希臘人的,但它們也不是羅馬人的,這是問題的焦點。——作者自注)。 追隨在哥薩克人之后的俄國,從它以前隱居的北方森林中安全地走了出來。在上一世紀中,歐洲發生的編制上最重要的變化,也許是俄國農民的向南遷移;以前農業聚落終止于森林的邊界,而現在整個歐洲俄國的人口中心,已位于森林邊界以南的取代更西面草原的麥田中間。敖德薩以一個美國城市的速度,從這里崛起成為重要的城市。 在一個世紀以前,蒸汽機和蘇伊士運河的出現,增加了海上強國相對于陸上強國的機動性。鐵路的作用主要是遠洋貿易的供應者,但是現在橫貫大陸的鐵路改變了陸上強國的狀況;鐵路在任何地方都沒有象在閉塞的歐亞心臟地帶,象在沒有木材或不能得到石塊修筑公路的廣大地區所發揮的這種效果。鐵路在草原上創造了更加偉大的奇跡,因為它直接代替了馬和駱駝的機動性;發展公路的階段在這里被省掉了。 在商業方面,我們不應該忘記海洋運輸雖然比較便宜,但通常要包括四次裝卸貨物的工序——在貨源的工廠、出口碼頭、進口碼頭和供零售商批發的內陸倉庫;而陸上的鐵路貨車可以直接從輸出的工廠開到輸入的倉庫。因此,邊緣區的遠洋貿易(在其他事項相同的情況下)就趨向于在大陸周圍形成一個滲透帶,它的內界大致以這一線為標志:即在這條線上,四次裝卸費、海運費和從鄰近海岸來的鐵路運費,相等于兩次裝卸費、和陸上鐵路貨運費之和。英國和德國的煤,據說就是在這種條件下途經倫巴第而相互競爭的(倫巴第在意大利境內。——譯者)。 俄國的鐵路從西端維爾巴倫(Wirballen)到東端符拉迪沃斯托克,整整長達六千英里。正如過去英國在南非的駐軍證明它是海上強國一樣,俄國目前在滿洲的軍隊也證明它是機動的陸上強國。誠然,橫貫西伯利亞的鐵路仍然是一條單一的和不安全的交通線,但是在本世紀結束以前,整個亞洲將會布滿了鐵路。在俄羅斯帝國和蒙古境內的空間如此巨大,他們在人口、小麥、棉花、燃料和金屬方面的潛力如此巨大,一個多少有些分隔的廣闊的經濟世界將在那里發展起來,遠洋通商將被拒于門外,這是必然的。

當我們考慮對這個廣闊的歷史潮流所作的迅速回顧時,不是覺得明顯地存在著某種地理關系的持續性嗎?歐亞大陸上那一片廣大的、船舶不能到達、但在古代卻任憑騎馬牧民縱橫馳騁,而今天又即將布滿鐵路的地區,不是世界政治的一個樞紐區域嗎?那里從古到今,一直擁有適合一種具有深遠影響而又局限性質的軍事力量和經濟力量的機動性的各種條件。現在俄國取代了蒙古帝國。它對芬蘭、斯堪的納維亞、波蘭、土耳其、波斯、印度和中國的壓力取代了草原人的向外出擊。在全世界,它占領了原由德國掌握的在歐洲的中心戰略地位。除掉北方以外,它能向各方面出擊,也能受到來自各方的攻擊。它的現代鐵路機動性的充分發展,只是一個時間問題而已。任何可能的社會變革,似乎都不會改變它和它的生存的巨大地理界線之間的基本關系。它的統治者明智地看到它的力量的局限性,所以放棄了阿拉斯加,因為對俄國來說,不在海外占有領土,和英國必須擁有海上優勢一樣,是一條政策的守則。

樞紐以外地區,在一個巨大的內新月形地區中,有德國、奧地利、土耳其、印度和中國;在外新月形地區中,有英國、南非、澳大利亞、美國、加拿大和日本。在當前的力量對比的狀況下,樞紐國家俄國與周圍的國家不對等,有一個讓法國來充當平衡物的位置。/美國最近已成為一個東方強國,它不是直接地,而是通過俄國來影響歐洲的力量對比,而且它將修建巴拿馬運河,以便使它的密西西比河流域和大西洋沿岸的資源能用于太平洋上。從這個觀點來看,大西洋才是東西方之間將來的真正分界線。

樞紐國家向歐亞大陸邊緣地區的擴張,使力量對比轉過來對它有利,這將使它能夠利用巨大的大陸資源來建立艦隊,那時這個世界帝國也就在望了。如果德國與俄國結盟,這種情況就可能發生。因此,這樣一種事態的威脅,必將推動法國與海上強國聯盟,于是法國、意大利、埃及、印度和朝鮮就會成為這么多的橋頭堡,外部的海軍可以從這些橋頭堡支持陸上部隊來迫使樞紐聯盟也部署陸上部隊,從而阻止他們集中全力去建立艦隊。同這一情況相比,以前威靈頓在伊比利亞半島戰爭中(威靈頓(A·W·Wellington,1769—1852)英國將軍及政治家。——譯者),利用托雷斯維德拉斯的海軍基地所取得的成就,就是小規模的了。難道這不能夠最終證明印度在大英帝國體系中的戰略作用嗎?難道這不是艾默里先生的“英國軍事前線從好望角經過印度伸展到日本”這一概念的思想基礎嗎?

南美洲巨大潛力的開發,可能對這個體系產生決定性的影響。它們可以加強美國的實力,或者,如果德國向門羅主義挑戰而取得成功的話,那么它們就可能使柏林與那個我也許可以稱之為樞紐政策分開。進入對比的力量的這種特殊的組合,現在不是實體的;我的論點是從地理觀點看,它們很可能圍繞著樞紐國家旋轉,樞紐國家很可能是強大的,但與周圍的邊緣和島嶼強國相比,只有有限的機動能力。

我是以一個地理學家的身份來講這番話的。在任何特定時間里政治力量的實際對比,當然一方面是地理條件——既有經濟的又有戰略的,另方面也是對抗雙方國民的相對數量、活力、裝備和組織的乘積。隨著對這些數量正確估計程度的提高,我們可能不必訴諸武力去調整差異。在計算時,地理的數量比起人文的數量來可以更好地測定,更接近于穩定不變。因此,我們應當期望能找到既可用于過去歷史、也可用于當前政策的公式。各個時代的社會運動,基本上都是圍繞著相同的自然特征進行的,因為我懷疑亞洲和非洲的逐漸干燥——即使已被證明——是否在歷史時期內已經重大地改變了人類的環境。在我看來,“帝國向西進軍”一語是邊緣強國圍繞著樞紐地區的西南和西部邊緣的一次短暫的旋轉。近東、中東和遠東的問題,與在邊緣新月形這些部分的內部和外部強國的不穩定平衡有關,目前,那一帶的當地力量是或多或少地無足輕重的。

最后,可以很明確地指出:某一新的力量代替俄國對這片內陸地區的控制,將不會降低這一樞紐位置的意義。例如,假如中國被日本組織起來去推翻俄羅斯帝國,并征服它的領土的話,那時就會因為他們將面臨海洋的優越地位和把巨大的大陸資源加到一起——這是占有樞紐地區的俄國人現在還沒有到手的有利條件,構成對世界自由的黃禍(黃禍(Yellow peril)此詞在一般意義上是指黃種人對西方的威脅,有些西方的政客和新聞記者有時用此詞特指我國,進行攻擊。麥金德發表這一篇演說時在1904年,中國正處在生死存亡的危急關頭。1900年八國聯軍侵占北京,1901年清政府與德、英、日、俄等十一國訂立《辛丑條約》。在麥金德發表這一篇演說以后不到一個月,日俄兩國就發生了為重新分割中國東北和朝鮮的一場帝國主義戰爭,主要戰場在我國東北境內。在麥金德看來,中國將被日本鯨吞,因而說出了“中國被日本組織起來”的話,并據以作出他的“立論”。——譯者)



關于絲路絲路網史版權聲明法律顧問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20选5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