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
178 伶人做官

    朱溫建立梁朝的時候,在北方還有兩個較大的割據勢力。一個是幽州的劉仁恭,一個是
河東的晉王李克用。這時候,北方的契丹族開始強大起來,它的首領耶律阿保機(耶律是
姓)統一了契丹的各部,建立政權。公元907年,阿保機帶領三十萬人馬,攻入云州(治
所在今山西大同),李克用想利用契丹兵力,對付朱溫,就跟阿保機聯絡,雙方在云州東城
見了面,結為兄弟,還約定日子一起攻梁。但是阿保機一回到契丹,看到朱溫勢大,就反悔
了,另外派人跟朱溫結成同盟。
    李克用聽到這消息,氣得差點昏過去。到第二年春天,他連氣帶累,背上長了毒瘡,病
倒了。他自己知道再也起不來,就把兒子李存勖(音xù)叫到床邊,叮囑說:“朱溫是咱
家的冤家,這不說你也知道;劉仁恭是我保舉上去的,后來他反復無常,投靠朱溫;契丹曾
經跟我結為兄弟,結果撕毀盟約,翻臉不認人。這幾口氣沒出,我死了也閉不上眼睛。”
    說著,他吩咐侍從去拿三支箭來,親手交給李存勖說:
    “這三支箭留給你,你要記住三個仇人,給咱家報仇。”
    李存勖跪在床邊含著眼淚,接過箭,表示一定牢記父親的囑咐。李克用聽了,才闔上眼
睛死了。
    李克用死后,李存勖接替他父親做了晉王。他用心訓練兵士,整頓軍紀,把散漫的沙陀
族兵士訓練成一支精銳善戰的隊伍。
    李存勖決心消滅仇人,把他父親留給他的三支箭十分鄭重地供奉在他的家廟里。每次出
征的時候,他先派個官員到家廟里把箭取了出來,放在一個精致的絲套套里,帶著上陣去;
打了勝仗,再送回家廟。
    李存勖出兵跟梁兵進行了幾次大戰,把朱溫率領的五十萬大軍打得暈頭轉向,狼狽逃
竄。朱溫又羞又氣,發病死了。
    接著,李存勖又攻破幽州,把劉仁恭和他的兒子劉守光都活捉過來,押回太原。
    公元916年,耶律阿保機即位稱帝,過了五年,派兵南下。李存勖親自出兵,大破契
丹兵,把阿保機趕回北邊去了。
    朱溫死后,他的兒子梁末帝又跟李存勖打了十來年仗,到了公元923年,李存勖滅了
梁朝,統一北方,即位稱帝,改國號為唐,建都洛陽。這就是后唐莊宗。
    唐莊宗報了他父親的仇,志滿意得,認為敵人已經消滅,中原已經安定,就圖起享受來
了。他小時候,最喜歡看戲演戲。那時候,晉王府里有一個戲班子,專給王府演戲。唐莊宗
小時就跟戲班子里的伶人(舊社會稱以唱戲為職業的人為伶人)混得挺熟。后來,他在河北
戰場上拼死拼活地打仗,把演戲的事擱起來了。到做了皇帝,他又沾上了演戲的癖好,成天
跟伶人在一起,穿著戲裝,登臺表演,把國家大事丟在一邊。
    他給自己起了藝名,叫“李天下”。
    有一次,他上臺演戲,自己叫了兩聲“李天下”。有個伶人上去給他兩個耳刮子,把唐
莊宗打得莫名其妙。別的伶人見了也大吃一驚,沖上去揪住那個伶人責問。那個打耳光的伶
人笑嘻嘻地說:“理(理和李同音)天下只有皇帝一個人,你叫了兩聲,還有一個是誰
呢?”唐莊宗聽他一說,才知道是跟他開玩笑,挨了打也不生氣。
    伶人們受到唐莊宗的寵幸,在宮里自由進出。他們跟皇帝可以打打鬧鬧,對一般官員,
就更神氣活現了。官員們受了他們的欺負,心里氣惱,誰也不敢拿他們怎么樣。有些官員為
了要他們在莊宗面前說句好話,還得向他們送禮討好。有個伶人名叫景進,專門替莊宗刺探
外面的情況。誰不討他的好,他就在莊宗面前說壞話,誰就該倒霉。所以,官員們見了景
進,沒有不害怕的。
    唐莊宗要封兩個伶人當刺史。有人勸阻他說:“現在新朝剛建立,跟陛下一起身經百戰
的將士,還沒得到封賞,反倒讓伶人當刺史,只怕大家不服。”
    唐莊宗根本不理這些話,照樣讓伶人當了官,一些將士見了,果然氣得要命。不出幾
年,后府朝廷內部先亂了起來,大將郭崇韜被害。另一個大將李嗣源(李克用的養子)也被
猜忌,差點喪了命。
    李嗣源受到將士的擁戴,決定反對唐莊宗。他帶兵打進汴京,準備自立為皇帝。
    唐莊宗在洛陽聽到這個消息,想回汴京。半路上聽到李嗣源已經進了汴京。各地將領紛
紛支持李嗣源。他知道自己已經完全孤立,垂頭喪氣地跟左右將士說:“這下我完了!”
    唐莊宗回到洛陽,還想抵抗李嗣源。他的親軍指揮使郭從謙,原來也是個伶人,曾經認
大將郭崇韜做叔父。郭崇韜被殺后,郭從謙早就懷恨在心,趁這個機會,就發動親軍叛變,
攻進皇宮。唐莊宗想抵抗也來不及,被一支流箭射中,喪了命。
    李嗣源接替唐莊宗做了后唐皇帝,這就是唐明宗。
    ------------------
  黃金書屋 youth整理校對
前回絲路網后

閩ICP備11005983號

20选5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