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五千年
200 李綱守東京

    金太宗滅了遼朝之后,借口宋朝收留了一名遼朝逃亡的將領,分兵兩路進攻北宋。西路
由宗翰(又名粘罕)率領,攻打太原;東路由宗望(又名斡離不,斡音wò)率領,攻打燕
京。
    兩路大軍約定在東京會師。
    前線的告急文書像雪片一樣飛到北宋朝廷。金太宗又派出使者到東京,脅迫北宋割地稱
臣。滿朝文武大臣嚇得不知該怎么辦,只有太常少卿(掌管禮樂和祭祀的官)李綱堅決主張
抵抗金兵。
    西路金兵攻下燕京,宋將郭藥師投降。金將宗望叫郭藥師做向導,領兵南下,直取東京。
    宋徽宗看到形勢危險,又氣又急,拉住一個大臣的手說:“唉,沒想到金人會這樣對待
我。”話沒說完,一口氣塞住喉嚨,昏厥過去,倒在床上。大臣們手忙腳亂地把他扶起,把
太醫請來灌藥急救,總算把他救醒過來。他向左右侍從要了紙筆,寫下了“傳位東宮”的詔
書,宣布退位。不久,他帶著二萬親兵逃出東京,到亳州(今安徽亳縣)避難去了。
    太子趙桓即位,就是宋欽宗。宋欽宗把李綱提升為兵部侍郎,并且下詔親自討伐金兵。
其實,宋欽宗并不比他父親強多少,他做了一番表面文章,心里卻七上八下沒主意呢。
    宋軍在前線接連打敗仗,東京吃緊起來,宰相白時中、李邦彥兩人勸宋欽宗逃跑,宋欽
宗也動搖了。
    李綱得知這個消息,立刻求見宋欽宗,說:“太上皇(指宋徽宗)傳位給皇上,正是希
望陛下能留守京城,陛下怎么能走呢?”
    宋欽宗還沒開口,宰相白時中先搭了腔,說:“敵軍聲勢浩大,哪能守得住?”
    李綱駁斥說:“天下的城池,沒有比京城更堅固的。再說,京城是國家的中心,文武百
官集中在這里,只要皇上督率抗戰,哪有守不住的道理?”
    旁邊有個宦官也嘟嘟囔囔說東京的城池不牢固,抵擋不住金兵進攻。宋欽宗叫李綱視察
城池。李綱去了一會,回來說:“我視察過了,城樓又高又堅固,護城河雖然淺狹一些,只
要安下精兵強弩,不愁守不住。”接著,他還提出許多防守措施,要欽宗團結軍民,共同堅
守,等各地援軍到來,就組織反攻。
    宋欽宗還有點猶豫,說:“那么,誰能擔當守城的重任呢?”
    李綱把目光向大臣們掃視了一下,說:“國家平時用高官厚祿供養官員,就是為了危急
的時候要大家出力。白時中、李邦彥身為宰相,應當擔當起守城的責任。”
    白時中、李邦彥在旁邊聽了,急得直翻白眼。白時中氣急敗壞地嚷道:“李綱你說得好
聽!你能打仗嗎?”
    李綱神色從容地說:“如果陛下不嫌我沒有能耐,派臣帶兵守城,臣甘愿用生命報答國
家!”
    宋欽宗看李綱態度堅決,就派他負責全線防守。
    白時中等和一批宦官并不死心,等李綱一走,又偷偷勸欽宗逃跑。第二天一早,李綱上
朝的時候,只見禁軍列隊在皇宮兩邊,車馬儀仗都已經準備停當,只等欽宗上車出發。
    李綱大為惱火,厲聲對禁軍將士說:“你們到底愿意守衛京城,還是想逃跑?”
    將士們齊聲回答說:“愿意保衛京城!”
    李綱和禁軍將領一起進宮,對宋欽宗說:“禁軍將士的家屬都在東京,不愿離開。如果
強迫他們走,萬一半路上逃散,敵人追來,誰來保護皇上?”宋欽宗一聽逃跑也有風險,才
不得不留下來。
    李綱立刻出宮向大家宣布:“皇上已經決定留守京城,以后誰再提逃跑,一律處斬。”
兵士們聽了,激動地歡呼起來。
    李綱穩住了宋欽宗,就積極準備防守,在京城四面都布置好強大兵力,配備好各種防守
的武器;還派出一支精兵到城外保護糧倉,防止敵人偷襲。
    過了三天,宗望率領的金兵已經到了東京城下。他們用幾十條火船,從上游順流而下,
準備火攻宣澤門。李綱招募敢死隊兵士二千人,在城下列隊防守。金軍火船一到,兵士們就
用撓鉤鉤住敵船,使它沒法接近城墻。李綱又派兵士從城上用大石塊向火船投擲,石塊像冰
雹一樣瀉了下來,把火船打沉了,金兵紛紛落水。
    宗望眼看東京城防堅固,一下子攻不下來,就派人通知北宋,答應講和。宋欽宗和李邦
彥一伙人早想求和,立刻派出使者到金營談判議和條件。
    宗望一面向北宋提出苛刻條件,一面加緊攻城。李綱親自登上城樓,指揮作戰。金兵用
云梯攻城,李綱就命令弓箭手射箭,金兵紛紛應弦倒下。李綱又派幾百名勇士沿著繩索吊到
城下,燒毀了金軍的云梯,殺死幾十名金將。金兵被殺死的、落水淹死的不計其數。
    正當李綱指揮將士拼死抵抗的時候,宋欽宗的使者帶來了金營的議和條件。
    ------------------
  黃金書屋 youth整理校對
前回絲路網后

閩ICP備11005983號

20选5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