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點東西紀念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

李順亮

2008年12月26日21:00

12月26日,是一個無比光榮的日子。每年這一天,這個世界上都會有人以各種方式來紀念我們偉大的領袖毛主席。

毛主席已經離我們日益遠去。就連目前最新版的極點五筆輸入法6.4版,都不愿意把“毛主席”三個字,定義為一個可以直接輸入的詞匯。雖然如此,對于我們這一批七十年代尤其是七十年代初出生的人來說,不管歲月如何推移,一聽到毛主席這三個字,仍然會覺得十分的親切。畢竟小時候是在那種環境下長大的,那時其實并不知道毛主席究竟是什么,只知道提起毛主席這三個字,身邊的勞苦大眾都發自內心地尊敬與愛戴,這三個字從他們的嘴里出來,都顯得特別的親切。如今的人們也許會說我們這一代被洗腦了,但哪一個人敢驕傲地宣稱自己可以脫離時代,敢直言自己不是被自己的時代所洗腦了呢?

如今的毛主席,已經退下神壇,回歸為毛澤東了,沒有多少人會用“毛主席”這樣親切的叫法,來提起這位新中國的創立者了。“紀念毛澤東誕辰115周年”,是今天這個時代最標準的說法,無論是官方還是民間。但不管怎樣,在中國能真正稱得上偉大領袖的,從今往后估計也就只有這一位毛澤東了。影響力巨大的新浪博客,代表著今天網絡時代普通網民的聲音,也開通了“紀念毛澤東誕辰115周年”專門的博客網頁,上書:

“12月26日是毛澤東同志誕辰115周年。毛澤東在領導中國革命和建設的漫長征程中,以旁人難以比肩的遠見卓識,運籌帷幄,高瞻明斷,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奇跡,為中國革命從勝利走向勝利,為中國社會擺脫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悲慘屈辱命運開辟了道路……”

毛澤東是今天的我們,依然無法回避的話題。那一段歷史,對于新中國而言,是至關重要的,而那個時代,是如此的與眾不同,如此的特立獨行,在中國歷史及至世界歷史上打下了深深的、鮮明的印記。哪怕有人想篡改歷史,都無法回避那段歷史,只能打客觀真實的主意,在主觀惡罵上下足功夫。以至于今日的世界出現了一種怪現象,似乎對于毛澤東,無論給予再多的惡罵,都不足為過。但無論如此,不管是誰,都改變不了一個現實:再多的惡罵毛澤東,都無法詆毀毛澤東的聲譽,反而使退下神壇的毛主席,又重新回到了神壇。

對于中國勞苦大眾而言,無論給予毛澤東怎樣的評價,都不會過高。是毛澤東,讓中國勞苦大眾推掉了背負的“三座大山”;是毛澤東,讓中國勞苦大眾站了起來做了一回真正的主人;是毛澤東,讓中國勞苦大眾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揚眉吐氣。半殖民地的命運,是無比悲慘的,甚至還比不上殖民地,這似乎在各方面都可以得到印證。就連新聞人所追求的新聞自由,似乎在那個時代也是如此。曾有人提起鄒韜奮先生的自傳《二十年來的經歷》。那是1937年1至7月,他在國民黨蘇州高等法院看守所內所寫的。文中介紹,香港原來沒有什么新聞檢查,自從受過海員大罷工的重大打擊之后,驚于輿論作用的偉大,才實行新聞檢查。但也有自己的限度,如提倡勞工運動的文字,再就是“帝國主義”這類敏感詞必須用“××主義”或方框代替。

“但是平心而論,中國人在香港辦報,尤其是在當前的階段,所受到的檢查制度的桎梏,比在中國各處卻是比較地好些。”“我們對于抗敵救國的主張和敵人侵略我們的消息,都還可以登出來。”“有人說香港是英國人的殖民地,中國是半殖民地,誰料到在這一點上,半殖民地還比不上殖民地!”

以上是鄒韜奮對香港的言論和出版自由的感嘆。毛澤東結束了舊中國半殖民地的歷史,開創了新中國一個全新的局面。雖然我們不能說,新中國這個舞臺有多好,但畢竟是一個全新的舞臺,這個舞臺就是毛澤東架構的。沒有這個舞臺,縱然再去表揚與羨慕殖民地多有言論和出版自由,都沒有意義。民主也好,專政也罷,毛澤東時代的中國,至少是一個人與人基本平等的社會。新浪的網友評論說:

經常掛在嘴上詆毀(毛澤東)的大概有三個話題:一、實施暴政,死了上億人。可他們忘記了一個基本事實,中國在所謂的康乾盛世就已有人口四億,直到新中國建立其間約150年只增加了0.5億,而新中國成立20年人口就增長到7億,人均壽命由不足四十歲提高到接近七十歲。二、經濟一團糟,到了崩潰邊緣。可他們忘記了另一個基本事實,新中國前三十年多數年份GDP在兩位數,即使文革期間也有7.1還不包括教育、衛生、交通、水利、農田基本建設的價值在內的增值因素和物價在內的減值因素。三、文革十年,迫害功臣。可他們忘記了共產黨嘯聚山頭的歷史,老大健在時他們就爭權奪利,勾心斗角,誰能保證老大身后,這些功臣就不變成罪臣呢?是要鏟平山頭國泰民安,還是姑息養奸天下大亂?這需要大智大勇大手筆!也需要理解!(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991460100bgv5.html?tj=1)

中國人歷來不患寡而患不均,一個平等的社會是古往今來中國人的夢想。無論在哪一個朝代,哪一個社會,不平等都是可怕的,都是萬惡之源。《老漢持刀搶劫求法官重判?稱為入獄養老》,這幾天《京華時報》刊登的這則消息,是不是引起了全國上上下下的轟動,我們不得而知,但至少帶給我們強烈的震撼和聲聲的嘆息。消息的導語部分如下:

近日,因持刀在北京站廣場搶劫,69歲老漢付達信被北京鐵路運輸法院判處2年有期徒刑。宣判后,自稱搶劫是“為了反映生活困難問題”及“入獄養老”,付老漢懇求法官重判自己,“法官,您再好好審審吧,判得太輕了。”

對此事評論者眾多,但我唯有無語,說再多又有什么用呢。央視《新聞1+1》就此話題,于12月25日播出了“不放棄!不拋棄!不嫌棄!”,人民網在轉引央視網的這個話題全文時,罕見地用了這樣的標題《中央對農民養老零投入?一億人勞碌半生老無所依》(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026/8585885.html)。改革開放之后的今天,社會早已轉型,可在一個華麗的轉身背后,仍有太多的東西值得我們關注。我們高興地看到,不僅有人在關注類似的問題,而且已然在著手做些事情。今天的廈門網,刊登了來源于東南快報的一則消息:《廈門擬春節包專機免費送地震災區113位民工返鄉》(http://news.xmnn.cn/xmxw/200812/t20081226_846967.htm)。消息導語說:

2009年春節,廈門市總工會將首次以包機的方式,免費運送113名在廈工作的四川地震重災區農民工返鄉。

世人對毛澤東給予了足夠的關注,自然也會關注其家鄉的變化。“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紅色歌曲至今仍然響徹中國。韶山是幸運的,因為這里是毛澤東的家鄉,毛澤東從這里走向中國。今年北京奧運會圣火傳遞,就沒有忘記韶山。《“主席”笑迎圣火來》,中新社?6月5日在湘潭播發的電訊,詳細生動地描寫了奧運圣火在韶山傳遞的前前后后:

六日正午,韶山毛澤東銅像廣場,人頭攢動,隨著最后一棒火炬手、抗震救災先鋒蔣愛兵手持火炬入場并點燃圣火盆,北京奧運火炬在湖南境內的傳遞完美收官。

初夏的陽光,透過薄薄的云層照耀在毛主席“臉”上,他目光炯炯,面帶微笑。

毛澤東銅像廣場是一九九三年經中共中央批準興建的紀念毛澤東一百周年誕辰的重點獻禮工程。廣場正中的毛澤東銅像重三點七噸,高六米,基座高四點一米,通高十點零一米,象征著“十一”國慶,更象征著毛澤東是新中國的締造者。?

奧運火炬在主席家鄉的傳遞,從上午八時在湘潭市東方紅廣場舉行起跑儀式開始,途經湘潭大學,再轉場韶山。

十二時許,圣火來到了毛澤東的誕生地韶山。敲響激情的腰鼓,舞動鮮艷的紅綢,韶山百姓用最純樸的方式表達著對圣火的熱切期盼。

為奧運加油,為主席家鄉爭光,是韶山人共同的心聲。韶山村黨總支書毛雨時說,為了迎接奧運圣火的到來,許多村民積極主動參與迎接奧運火炬的各項準備工作,線路的疏通和改造沒有遇到任何阻力。?

年逾古稀的韶山毛家飯店董事長湯瑞仁老人說,一家人都在以實際行動支持北京奧運,女兒毛桃芝當選為韶山圣火傳遞的火炬手,在北京讀書的孫女正努力爭取成為奧運志愿者?(搜吧),孫子和毛家飯店的另一名職工是湖南省奧運特許商品督察員。

火炬進入韶山村后,被譽為“紅土地上的當家人”的毛雨時接過了火炬。“八十多年前,毛主席在這里建立了中共最早的農村黨支部——韶山支部,今天奧運圣火見證了韶山的發展巨變。我們將弘揚自強不息的精神,把韶山建設得更加美好。”

圣火隨即來到毛澤東生活了十六年的故居前。毛澤東親屬代表毛岸平自豪地舉起火炬,在故居前向世界人民展示。“奧運火炬在毛主席故居前的展示,有著特殊的意義,體現了黨和國家對毛主席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懷念。”

從故居出發,“祥云”來到少年毛澤東求學的南岸私塾、毛澤東親筆題名并視察過的韶山學校、毛澤東同志紀念館,最后抵達韶山毛澤東銅像廣常整個傳遞路線充分展示了“偉人、寶地、圣火”的主題特色。

結束湖南的紅色之旅,奧運圣火下午前往廣西,開始另一段“和諧之旅”。

值得一提的是,在韶山的奧運圣火傳遞結束之后,天空中的太陽出現了一圈光暈,非常美麗。日暈也吸引了大批觀看圣火的觀眾觀看,并嘖嘖驚嘆。(作者?肖前輝?劉雙雙?唐甜)

中新社電訊還同時播發了廖攀拍攝的三張照片,第一張照片

(http://pic4.sdnews.com.cn/NewsImg/2008/6/6/10898172.Jpg)

拍攝得尤其精美,把奧運圣火湖南傳遞在韶山結束后,天空出現日暈奇觀,毛氏宗祠前為圣火歡呼的人們仰望奇觀的景象,有形地展現在世人面前。

圣火在韶山的傳遞,是所有當時在韶山的人們所共同見證的,那是一次真正的萬人空巷,但日暈并不是所有人都見到的,因為圣火傳遞結束后,有些趕到韶山觀看圣火傳遞的游人已經匆匆離開了韶山。中新社記者的努力是值得感謝的,讓世人見到了日暈的美麗景象。但日暈僅僅是日暈,一種自然現象而已,雖然可以為旅游增加些賣點與談資,但是并不能因此證明毛澤東就是神,亦或是增加毛澤東的一絲絲神性。中新社播發這種照片,想來更多地是為了滿足世人對于毛澤東這位偉人的關注。

觀看圣火的人們,進韶山走得要么是鐵路,要么是普通公路。那時的韶山高速公路建設,仍在緊張有序地進行著。12月24日,在毛澤東誕辰115周年之前的兩天,韶山高速公路正式通車了,新華社當天在長沙播發了電訊。這樣的好消息,是世人樂于見到的,以后要進韶山朝圣就多了一條快捷的通道,連接湖南省省會長沙和旅游勝地、偉人故里韶山的車程只需45分鐘。正如湖南省省長周強在通車典禮上所說:

韶山高速公路建成通車,標志著韶山的交通已經進入現代化高速公路網絡……對改善區域內交通發展環境,帶動該區域乃至湖南省的旅游經濟可持續發展,加速韶山融入“長株潭城市群”將起到極大的推動作用。

去不去韶山,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總得心懷些許感恩,而不只是簡單地惡罵。在紀念毛澤東誕辰115周年之際,《我國1年查處4960名縣處以上干部挽回損失60億》(http://news.sina.com.cn/c/2008-12-26/183816928150.Shtml),人民網的這則消息,實在是我們所不愿看到的。不管是哪一個時代,哪一個社會,肆意揮霍先輩留下來的遺產,總不是什么好事,都會后患無窮。



關于絲路絲路網史版權聲明法律顧問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20选5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