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只是一個傳說”

李順亮

2017年3月4日

“請你不要再迷戀哥,哥只是一個傳說。”互聯網推陳出新的速度之快,的確是以沖浪的方式來進行的。只不過,令我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回DMOZ也中招了。

開放目錄DMOZ,曾經是大大小小網站站長們的建站必修項目。當然,很多站長們其實并不知道它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有何作用,只是大體知道這是一個十分牛B的地方。只要自己的網站被它收錄其中,那是可以大膽夸耀一番,很有臉面的一件事。

在絲路網建站之初,我也和大部分片面追求點擊量的新手們一個樣,忙于網站被各方“大神”收錄。在有意無意的網上誘惑與自我沖動之下,一知半解、懵懵懂懂地來到了眾人最向往的DMOZ。這樣那樣操作一番之后,得到的回報卻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于是,胡思亂想總是難免的。一方面,是自嘲自己的網站過于低端,配不上這么高大上的DMOZ,人家不收錄也在情理之中。另一方面,是覺得奇怪,這個DMOZ似乎是沒有人在管理,或者那些負責審核的管理員不負責任,沒有履職。

后來,甚至覺得自己應該作為一名志愿者,申請個管理員當當,幫助DMOZ更好地收錄中文網站。就這樣,一來二去,該想的都想了,該做的卻始終沒有做到。再后來的后來,一切都歸于安靜,自己已然習慣“超脫”,或者說悲慘一點叫“接受”,哪里還會在乎網站有沒有人看。

可是,在多年以后的去年底,早把DMOZ忘得一干二凈的我,有些無聊地在網站上搜索“絲路網”,看看過去冷冷清清基本無人問津的詞匯,如今在“一帶一路”的時髦之下,有多少網站爭搶這個中文名頭的時候,突然間發現DMOZ居然收錄了我的網站。

“絲路網”被開放目錄DMOZ收錄了,這可是網站建設史上大事中的大事。心里的高興勁,真的是持續了一會,仿佛涉世未深之時的那種開心。順便查了一下,發現一起建有個人網站的好朋友的網站,也被它收錄其中。于是,想為此寫一篇紀念文章,并且和好朋友一起分享這份喜悅的念頭,萌生了。

可是,因為春節前后的忙碌,如果不找這個“借口”的話,更應該是上了中年的健忘,把這件應做的“喜事”,不知不覺地拖了下來,更難不上與好朋友分享這份喜悅了。可是,懶人的想拖怎么也拖不下去了,一個新聞赫然出現在我的眼前:開放目錄(dmoz.org)即將關閉。

這對我來說,簡直就是晴空霹靂,或者說是高度惋惜,這樣一個神奇的傳說式的存在,很快就要終結了。馬上跑到dmoz.org主頁一看,果然是真的:

Important Notice
As of Mar 14, 2017 dmoz.org will no longer be available.

于是,懷舊般地重新認識了一番DMOZ。原來,開放目錄英文是Open Directory Project,意譯就是開放目錄項目。互聯網行業也經常稱之為dmoz,其官網也是dmoz.org,因為開放目錄自稱為Directory Mozilla,即目錄中的Mozilla。

沒想到,這也和Mozilla扯上了關系。“為什么叫Mozilla呢?因為Mozilla在早期互聯網是個特牛x的詞,最早的瀏覽器,網景瀏覽器(Netscape)的開發代號是Mozilla,后來演變成影響力很大的非營利組織之一。很多開源軟件的總稱也是Mozilla。”

這個解釋,看了令我多少有些感慨。看來,Mozilla旗下的Firefox應該重振雄風,哪怕是為了我這樣的“鐵桿”都要爭氣一些。開放目錄DMOZ關了也就關了,但是如果沒有了Firefox,那我真的會在網絡面前束手無策。請別告訴我還有這家那家選擇,哥只相信Firefox這個傳說。

開放目錄DMOZ為什么會完蛋呢?自然我是要想想的。其實,當年對我這樣的假“粉絲”愛理不理的時候,早已注定它的命運就是關門歇菜。“千金難買回頭客”,對曾經的關注采取如此漠視的態度,那不完蛋想來都難。據說,很多當年活躍的SEO人,都是很高級別的dmoz編輯。今天,我要說一聲:你對不起DMOZ。

至于說什么,雅虎目錄早就死翹翹了,搜索引擎打破了目錄鏈接重要性,等等諸如此類的說法,用我的家鄉話來說,都是“蠻說蠻去”。世界再怎么變化,網絡再怎么發達,都會有人喜歡高質量的開放目錄。胡扯八蛋的各大瀏覽器自帶的主頁網站推薦,或者說新媒體的那些公眾號營銷,誰愛上坑誰去。

湊巧,看到DMOZ這個新聞的時候,也看到了網絡流傳的王宏斌在南街村2017年工作會議上的講話。南街村,在今天的中國,那也是一個神一樣的存在。南街村的掌門人說:國際上是“大亂”、國內是“大治”。從國內形勢看,政治生態越來越好,“自然生態”越來越好,“經濟質量”越來越純,“文化陣地”越來越凈,文藝戰線越來越紅,新聞媒體報道越來越真實……

看來,南街村還是有高人在的,不然一個小地方小集團想從國際說到國內也不一定能說出個道道來。“其實,扶貧只能解決貧窮問題,解決不了共同富裕問題。所以說,要想讓大家共同富裕起來,必須走集體化道路。農村只有走集體化道路,社會管理體系才能建立和完善起來。不走集體化道路,‘三農’問題就不會從根本上得到解決。”至于這樣的話,到底是危言聳聽,還是切中時弊,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對!他們放棄了自己的信仰,甚至背叛自己的信仰,走到信仰的反面去了。”王宏斌在2015年底接受中國青年網記者面對面專訪時,強調既不能缺少信仰,也不能缺少干。他說:“那種績效考核的積極性是拿錢買出來的積極性,拿錢買出來的積極性是一時的,我們培養的積極性是永久的……”

哥只是一個傳說,那是哥說的。DMOZ可以只是一個傳說,但Firefox不能只是一個傳說,也真誠希望南街村不能只是一個傳說。

最后的最后,也學學無聊的人們抓個DMOZ的圖,以及DMOZ收錄自己網站的圖紀念一下。讓DMOZ消失的時候,我們的曾經可以永恒。



| 關于絲路 | 絲路網史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Copyright ? 2004-2017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20选5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