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給小記者及家長的心里話

李順亮

2015年11月12日

各位家長、小記者好:

2015年,對于我來說,因為你們而有了特別的意義。我很榮幸能夠擔任青運小記者團團長,與你們相伴走過了人生之中一段難忘的時光。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雖然說再見是令人難受的事,但是結束是為了讓小朋友們在上學的路上少一份“牽掛”,在人生之路上更好地棄重前進。

各位家長們的支持,我銘記在心。有很多家長一再要求延長青運小記者團的“生命”,也一直希望能有一個像樣的“閉幕”。我能理解,也希望如此,但是還請見諒,畢竟記者部不是培訓機構,我和我的記者也沒有更多的精力,來持之以恒地做好“跨界”的事情。而開會,則是我這輩子最討厭的事。20年來,我作為記者,被太多無用且無趣的會,耗去了寶貴的青春。

因此,我把要說的心里話,在這里說一說,既不浪費大家的時間,也讓大家在安靜之余,有一個“回味”的空間。對于家長來說,什么東西最值得“回味”呢?我覺得,我得與你們分享的是,您的態度決定了孩子的態度。您想孩子成為一個什么樣的人,想把孩子打造成一個什么樣的人,首先您就要拿出自己的態度。想想看,您的小孩在青運小記者團期間,參加或者不參加活動,采寫或者不采寫新聞,是不是與您有關呢?大家都知道,家長其實是孩子最好的老師,但是我要說,家長不可能替代老師,家長拿出態度就夠了。

“態度”這兩個字,對于各位小朋友來說,也是需要認真去對待的。我們可以學不好,可以做不到,但是不能沒有態度。有了這個“態度”,您就會去努力,就會去拼搏,就會去鉆研,就會去提高。可能有的小朋友,會認為興趣更重要。但是,我要提醒你們,興趣永遠是一時半會的。當您沒興趣的時候,您怎么辦呢?您之所以能夠堅持,就是因為您有態度。

其次,我要提醒大家記住的是:“角度”。在青運小記者團成立大會上,我講過這個事,現在照抄在這里。小朋友們都知道盲人摸象的故事,摸來摸去、說來說去,五花八門,荒唐可笑。可是,小朋友們有沒有想過,為什么他們都說不出是大象呢。誠然,他們是盲人,看不到真相是其中的一個原因。但是,小朋友們有沒有想過,這個世界這么大,我們是不是也經常犯和盲人摸象一樣的錯誤呢?所謂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所以,我們中國古代有游學的傳統,就是一個人學到一定程度,要走出自己所在的書院,到別的書院去作訪問學者。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不當死讀書的書呆子,能夠更好地看透人生、看清世界,真正做好學問。換句話說,換一個角度看問題,雖然我們仍有可能犯和盲人摸象同樣的錯誤,但是,我們也許會發現曾經熟悉的世界會如此大不同。采訪和寫作也一樣的道理,人云亦云,那是角度出了問題,換個角度,云人所未云,就叫新穎。

第三,要提醒大家的是:“長度”,要用腳去丈量世界。常言道,實踐出真知。世界之多彩,人生之壯美,需要我們去領悟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太多。青運小記者團最成功的地方,莫過于是讓小朋友們走出校門和家門,真真切切地睜開眼,看了一回三明和自己。一方面,沒有走出去所獲得的積累,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坐在教室里閉門造車,寫起命題作文,自然是困難和痛苦的。但是,你們當起小記者,走進現場去采訪,并且在此基礎上寫出自己的新聞作品,記錄下自己的所見所聞,卻是一件愉快的事情。所以說,走出去的長度有多長,你們的收獲就會有多大。我的導師是這樣讀書的,作家在哪里創作的,就走到哪里去。川端康成“穿過隧道就是雪國”,他也那個季節那個天氣來到了那里。于是,文字的力量,真正穿越時空,給人以一種心靈的震撼。同樣,魯迅的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怎么讀呢?其實,最好是到紹興去一次。

我很高興看到,今天的你們比過去的我們,各種幸福多多。過去的我們,幸福在于能夠走進身邊的田野和山林。而今天的你們,幸福在于能夠縱橫四海。您可能已經去了遙遠的遠方,可是您為什么不去一下長沙的簡牘博物館,和文字密碼來一次親密接觸?可是您為什么不去一次武漢的湖北省博物館,和古老的編鐘來一次心靈的對話。文化,是以文化人,每一個孩子在那樣的地方,都會真正被“文”所“化”。太陽每一天都是新的,世界每一天都是不同的。還是那句成立大會與你們講過的話:新聞是實踐的,是生活的,是靈動的,是自然的,我們的新聞作品也應該是多樣化的,各有各的不同。因此,我們不能人云亦云。人云亦云是教條主義,也是拿來主義。每一個小朋友眼中的世界,其實應該是一個大不相同的萬花筒。

我很高興看到,今天的你們比過去的我們,能夠得到更好的教育。過去的我們,土生土長,很難遇到一位好老師。但是,也因此有了另外一份幸福,那就是沒有什么條條框框,自由地呼吸、愉快地暢想。今天的你們,城里長大,好老師隨處可見。但是,似乎教育變成了教導,而不是引導,于是各種條條框框,深入你們幼小的心靈。我總是一再提醒你們,打破條條框框,不要模式化。模式化的你們,只不過是教育生產線上出來的又一個與眾相同的產品而已,永遠成不了高大上的藝術品。小朋友們的可塑性是非常強的,在青運小記者團活動期間,一次又一次讓我見識了你們的進步和變化,尤其是朱古莉讓我印象極其深刻。還有很多小朋友,不一一點名了,都是值得我感謝的,是你們成就了青運小記者團的精彩。

今年是朱熹朱老夫子誕辰885周年,我回尤溪參加了慶典。我所感慨的并不是那兩株歷經風雨的沈郎樟,而是他集大成的學術思想所延伸出來的文化。生命不可能長青,但是文化總是源遠流長。朱子的學術之根在哪里,自然是在孔子那里。今天的你們,對于國學有更多的興趣,這是好事。但是,我也同樣多了一份擔憂,打著國學的招牌“掛羊頭賣狗肉”的事情也多了起來。廢話不多說了,我只推薦大家有空去翻翻《史記》和《詩經》。您可以讀,可以學,可以記,可以背……別和我一樣,到了大學,才真正接觸這些東西,而且還是十分粗淺的接觸。“過了這個村,就沒有了這個店!”對于一個人的學問來說,其實道理也是這樣的。希望大家打小努力,別走我的彎路。

最后,留個郵箱給大家吧。我的郵箱:[email protected]。想了解我的,也可以看我的網站:www.eaqcec.live。手機就免了吧,那是個煩人的東西。

最后的最后,我只想說,我并不好為人師。以后,我不再是你們的團長,也不再是你們的老師。我只是我,李順亮。

再見!



| 關于絲路 | 絲路網史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Copyright ? 2004-2017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20选5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