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大家庭 兩代捐獻者

——記造血干細胞捐獻者陳端及其愛心大家庭

本報記者 李順亮

8月8日上午,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造血干細胞采集室,見證了一個大愛付出的全過程。

“您的這一人道善舉使患者獲得了重生。”血液在她的體外循環10000毫升之后,陳端成功完成了造血干細胞捐獻。捐獻造血干細胞榮譽證書上面,銘刻著編號5856。這意味著,她成為我國第5856位非親緣關系造血干細胞捐獻者。

巧的是,2011年10月,陳端姐姐的兒子孫文俊,當時年僅20歲,就讀省體育職業技術學院,順利成為我省第69例非親緣關系造血干細胞捐獻者。這位福州首例90后造血干細胞捐獻者,其實和陳端一樣都在寧化出生成長,和寧化有不解之緣。

一個大家庭,兩代捐獻者。經中華骨髓庫福建省分庫確認,這在我省造血干細胞捐獻史上尚屬首例。

“祝賀你!”

“你千萬不要來……”陳端堅決不同意媽媽來,其實并不是擔心老母親有什么憂慮。早在初配成功的時候,一聽到好消息的老母親,就對陳端說:“祝賀你!”。

姐妹情深!陳端從寧化來到福州捐獻,姐姐不僅時刻關注,而且還特地跑來陪護。但姐姐的兒子孫文俊捐獻時,陪護的反倒是兩姐妹的老母親。那時,老人家親自跑來,自然有她的道理。大愛是老一輩的傳家寶。

陳端的父母,當年帶著豪情滿懷,響應祖國的號召,從繁華的福州來到山區的寧化,支援地方建設。最終,他們把根深深扎在了寧化,在那里成家落戶。從小在父母的潛移默化之下,一個大家庭不管是誰,都知道何為助人為樂。

當年,作為學生的孫文俊鄭重地簽下了《造血干細胞捐獻同意書》。得知自己與一名血液病患者HLA低分辨初配成功時,孫文俊說:“當時,我的第一感覺是我們都是幸運的。”如今,陳端同樣義無反顧來到了福州捐獻。家人更是為之高興和祝福。

在廈門工作的孫文俊,特地放下了手頭的工作,和愛人一起來到福州。作為捐獻造血干細胞的過來人,他主動擔負起志愿者的角色,為陳端提供全過程的心理疏導。孫文俊的愛人,在兩人交往之后,也深受孫文俊的影響,不僅參加了無償獻血,而且抽取血樣進入了中華骨髓庫。

陳端還在大連一所大學就讀的兒子羅昌宸,也利用暑假時間,全程陪同自己母親前來捐獻。母親一直是自己學習的榜樣。在讀高中時,他就想要像母親一樣參加無償獻血。高考之后,他如愿以償第一次參加無償獻血,并且立即報名加入了中國造血干細胞捐獻者資料庫。

捐獻造血干細胞最后的采集過程看似短暫,僅僅只有三個小時左右,但是對于任何一位愛心捐獻的志愿者來說,其實都是一分一秒過來的。從上午8時30開始,直到11時20分結束,為了更好地安下心來完成捐獻,陳端特意關閉了手機。

陳端沒想到的是,她在福州的其他親友,無意中知道消息后,也紛紛趕到協和醫院給她加油。因為親友團的到來,采集室開始變得狹小,呈現出一片歡樂的氣氛。這么“強大”的親友團助陣,連對捐獻采集習以為常的省紅十字會工作人員都沒有見到過。

陳端捐獻造血干細胞成功之后,第二天上午,市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劉歲美將她一路平安送到寧化。陳端的母親早早來到陳端的新家,和女婿一起迎接陳端歸來。陳端的母親對自己的女兒和外孫,能夠把白血病患者從死亡線上挽救回來,感到格外開心。

“這次更沒有顧慮。他們兩個人這樣做非常好……”陳端的母親說。其實,早在縣里無償獻血工作開始起步之時,老人家自己就想參加無償獻血,只是因為超齡沒有獻成。

“緊張也要扎啊……”

“有大愛的人,都是最平凡的人。”

女承父業的陳端,一直在文化領域的基層一線拼搏與奉獻。“跟著父親的腳步走,自己都不知道。”從當年的文化館,到如今的博物館,崗位有了變化,但是陳端對文化的熱愛,始終沒有變過。

文化館和博物館是兩種不同類型的工作。陳端曾經負責過非物質文化遺產這一塊的工作。在她眼里,“文化館也挺有意義”。來到博物館之后,她知道了新工作的份量。她說:“真要學東西,在博物館可以學到非常多的東西。”

寧化縣博物館和縣革命紀念館、革命紀念園管理處,恰好都在一起,作為兩館一處的主人,陳端的工作自然有些忙碌。有愛心的她,在工作之余,總是主動參加無償獻血。作為三明市無償獻血志愿者協會會員,她已累計無償獻血2200毫升。

2011年7月21日,陳端在無償獻血的同時,參加了造血干細胞血樣采集,加入了中華骨髓庫。2016年3月15日,省紅十字會通知市紅十字會,一位患者的低分辨型與陳端相合。當市紅十字會征求她的捐獻意愿時,陳端欣然同意。第二天,陳端的高分辨血樣,迅速寄往指定高分辨試驗室。

包括陳端在內,如今寧化已經有三人成功捐獻造血干細胞,快速追平了永安,在全三明居于領先地位。更巧的是,寧化這三位非親緣關系造血干細胞捐獻者,都是在2011年7月同一次采集血樣,并且加入中華骨髓庫。

來自寧化縣紅十字會的數據顯示,自2011年開始進行造血干細胞血樣采集登記以來,寧化已有195位市民參加了造血干細胞采集,并且加入中華骨髓庫。從2014年開始,連續三年每年成功實現一例造血干細胞捐獻。

來自客家祖地寧化,從英雄弄里走出來的邱德健,現在不僅是縣里的第一例造血干細胞捐獻者,更是一名熱心的紅十字志愿者。因為捐獻確保萬無一失的需要,捐獻之前到市第一醫院的體檢,陳端前前后后進行了三次。每次都是邱德健作為志愿者開車接送。

一切正常,適合捐獻。8月5日上午10時,陳端入院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血液科。上午一針,下午一針,每天兩次注射“動員”,加上各種抽血檢驗……這些天,她和陪護她的市紅十字會秘書長吳乃霜,成了有說有笑的好朋友。

“反正都要扎,緊張也要扎啊……”每一回扎針,心態放松的陳端都微笑著。她仔細觀察了捐獻前后的每一個細節。“我們家的血管都很細,看得到但不好扎針。”一提起扎針,陳端的姐姐就心痛打小跟在自己身邊的妹妹。

注射造血干細胞動員劑,加上采集之時連續三四個小時的靜臥,腰酸是捐獻者相對普遍的正常反應。但是陳端一點感覺都沒有,和縣紅十字會一起迎接她歸來的邱德健,笑著自愧不如。

“人很放松,反應就小一點……”捐獻之時,經驗豐富的護士長,早已連夸三明的捐獻者素質都非常高,都是無償獻血者。

“我就在等著能救人的那一天。”

在協和醫院,陳端每天進出血液科,來來往往都和病人“零距離接觸”。每一回看到患者的眼神,她都感到心里難受。她知道,自己所能救助的,只是一個遠在他鄉名姓不知的兩歲多孩子。

“加入骨髓庫,我就在等著能救人的那一天。”陳端和愿意捐獻造血干細胞的志愿者一樣,都知道自己努力的意義何在。她的愛人羅永勝,自然愛惜妻子的身子。“怎么這么危險還要去?”面前很多對捐獻造血干細胞不了解、以為要抽骨髓的朋友,他也有些無可奈何。

依照國家相關規定,年齡在18到45 周歲之間,身體健康、志愿捐獻造血干細胞的志愿者,可以采集血樣。而捐獻者的年齡,則被限制在了18到55周歲之間。人體內的造血干細胞,有百分之九十多長期處于休眠狀態。而采集造血干細胞,僅僅是采集其中非常少的一部分。

骨髓庫配型檢測的是HLA,即人類白細胞抗原。HLA位于第六對染色體的短臂上,是決定排斥反應的關鍵。低分辨檢測的是HLA的三個位點,即A、B、DRB1。而高分辨則要檢測五個位點,即再增加C、DQ兩個位點的檢測。每個位點都有兩個數值,基本要8/10以上相合,才會選用作為非親緣關系的造血干細胞供者。

有緣總是天注定,畢竟造血干細胞配型成功概率,至少是以十萬分之一來計算。能夠找到一份“命中注定”相合的造血干細胞,并且配型成功非常不易。雖然我國的造血干細胞庫建設,這些年已經奮起直追,已經有了200多萬血樣,但是與我國人口總量對比,入庫比率差距還是很大。

“一個大家庭里有2個人成功捐獻造血干細胞,在我們福建還是第一次遇到。他們繼承了良好的家風,用實際行動詮釋了什么叫做不忘初心。”省紅十字會負責骨髓庫管理的工作人員說。

而陳端的家人,對此看得很平常,只是給他人帶來了生的希望。趕來看望和慰問陳端的寧化縣政府黨組成員周穎,曾經參與過動物保護,更加知道造血干細胞捐獻的意義和分量。她希望陳端先好好休息,再繼續傳播好大愛。

“人道、博愛、奉獻”,是紅十字的精髓。捐獻造血干細胞,看似平凡,其實偉大。每一位造血干細胞捐獻者都是英雄。劉歲美說,對這樣的英雄,每一個人都要為之肅然起敬,而不能不屑一顧。

國家一級革命文物,全國目前唯一一本最為完整的中國工農紅軍軍用號譜,在寧化縣革命紀念館內珍藏著。陳端對館藏文物如數家珍。傳播英雄事跡,是她的工作。只是她從來沒有想到,自己也當了一回。雖然在她眼里,這并不算什么。

休息之后,陳端又要開始新的忙碌。“我是一塊磚,哪里需要哪里搬!”獲得過市精神文明建設先進工作者、縣優秀共產黨員等榮譽稱號的陳端,一說起這些,圓圓的臉蛋又笑開了花……

三明日報2016年8月19日B1版



關于絲路絲路網史版權聲明法律顧問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4-2011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20选5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