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田野的強村之路

——將樂扎實推進村財增收側記

本報記者 李順亮 本報將樂記者站 沙觀球

春來喜事多。在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福建金森“林木良種細胞工程繁育技術及產業化應用”項目,獲得2016年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其實,這個喜事,就發生在萬安鎮坊頭村。“村里的事,天天不睡覺,也永遠做不完。”50出頭的孫和信,曾經在上海開了20多年的食雜店。要過年,村里的大事小事之多,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那年,他把上海的生計交給兒子打理,剛回到老家沒事干,閑著也是閑著,沒想到試選一下就過關了。2014年,他成了這個革命老區村的村主任。見過世面的,都想民富村強。村財增收是他最操心的。“自己一個村增收起來才有用,不能光靠上面……”

下面有想法,上面有辦法。這些年來,將樂縣委縣政府因勢利導,一任接著一任干,始終把村財增收緊緊抓在手上,采取了多種行之有效的措施,鋪就了一條得民心、有特色的村財增收幸福之路。

生態扶貧

一個村的村財少,并不一定是因為這里人懶。坊頭村雖然貧困,但是村里343戶1506人,遠到長三角一帶經商務工的就有500人左右。

這里的人一向淳樸,外出開闊了眼界,對土地也就看得相對較淡了。而且田地閑置,總是與田地有感情的農民的心頭痛。種地雖然不一定能發財,但是流轉起來意義就大了。一邊是蓬勃發展的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要用地,一邊是村民的牽掛。縣、鎮、村三級琢磨出了一個好辦法。

土地流轉現在并不稀奇,但是怎么操作可就道在其中。先由企業確定用地的規模和范圍,再由村集體負責與農戶簽訂土地出租合同,最后由村集體與企業簽訂土地流轉合同,將樂探索建立了“企業+村集體+農戶”的流轉模式。僅在萬安鎮,就有4個村在土地流轉中獲得了穩定的村財收入。

兼顧企業、村集體和村民三者利益的新格局出現了。土地流轉給企業后,企業每年按照地塊糧食產量的50%對應的價格支付給農戶,村集體另外每年每畝收取50元的土地管理費。企業不要再直接面對一家一戶,村民也省心省事,而村財也有了一筆穩定的收入。

“給我一個細胞,還你一片森林!”如今,落戶這里的福建金森雜交鵝掌楸細胞工程種苗繁育中心,已經建設成為我國首個利用林木細胞工程技術的種苗產業項目,實現了年產2000萬株的規模產業化生產。圓錐冠、馬褂葉……一個細胞的森林暢想,從這片希望的田野啟航。

利用將樂這個中國最美深呼吸生態小城的優勢,發展綠色生態產業,全新的生態扶貧模式,就這樣出現了。只有綠色共享,才能行得更穩、走得更遠。在具備條件的村,由企業、村集體和林農三方,以資金、林地、林木折股合作,成立股份制營林公司。僅在萬全鄉上華村組建的金森上華林業有限公司,就經營著2.7萬畝林地。

金森公司占54.8%的股份,村委會占45.2%的股份。實行“金森·上華”合作經營后,村集體每畝林地平均出材量提高了約2立方米,且每年還可固定增加地租收入。融入生態產業鏈的“村企合作造林”,確保村集體和林農年年有分紅。“村集體出林地,林農出林木,公司來經營,按股份分成”,上華和其他4個村的村集體,因此年增收近30萬元。

而安仁鄉也在參與生態產業鏈的分工合作之中嘗到了甜頭。不僅對接龍頭企業綠景農生態農業有限公司,以優質稻種植項目為龍頭,積極探索“公司+合作社+基地+貧困戶”的模式,大力發展訂單農業,把優質稻變成了“扶貧稻”,而且在村財增收之中開展了整村推進示范工程。

整村推進

石富村是將樂整村推進精準扶貧示范村之一。縣、鄉在幫扶資金、幫扶項目、幫扶措施等方面向試點示范村傾斜。結合美麗鄉村建設,完善貧困村基礎設施,制定農村環境整治工作考核機制,實現了環境整治工作常態化、制度化。

貧困村不等于臟亂差。在精準扶貧工作之中,將樂不僅注重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而且積極參與三明市國家扶貧改革示范區建設,探索建立了貧困村村財增收機制,全力以赴打好扶貧攻堅戰。

石富村305戶、1275人,外出經商務工就有462人。四年前,在上海的鄉親邀請村里過去開座談會。農村靠山靠田,村主任鄧玉龍雖然一直守在村里,是個種養能手,但是改變落后面貌的心,是和村里上下連在一起的。聽說村里準備搞一條環村路,鄉親們主動說拿張紙來,自己登記當場認捐了12萬元。

“看到我們實實在在做事……”村干部感動了鄉親們。此后,村里不僅有了環村路,而且有了新村部,前面是藍球場,后面是人工濕地。村里的路燈,一拉就拉到了和安仁村交界的地方。

“你們記不住我生日,村里記住了!”村里的老人們不僅對外出的子女夸贊村里的大變化,而且還利用老人協會拓展出了夕陽紅理事會,幫助村里的各項建設落地。“好兒媳”、“好女婿”、“好老人”,每年重陽節村里都是笑聲……

整村推進,推出了一個個美麗鄉村,推出了一處處鄉風文明。沒有村財增收的保障機制,想做點事都難,更不可能持續。為此,縣里建立了總額保持1千萬元的基金,專項用于保障村級組織高效運轉。在縣財政每年都為各村下撥村干部報酬和辦公經費的基礎上,對固定村財收入不足10萬的村,給予補足至10萬元。

對村里利用集體資產,創新辦法實現當年增收的部分,縣里給予50%配套獎勵。同時,對任期內村財收入增幅50%以上的,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給予一次性獎勵。對實行“一肩挑”的村,除在項目保障、大學生村官安排給予傾斜外,縣縣每年給予村財補助……

此外,縣里投入了3千多萬元資金,完成了村級綜合服務場所的規范化建設,以鄉鎮“三農服務中心”和鄉鎮干部周轉房為重點,進一步改善基層干部的工作生活條件,并且抓好“三農服務中心”和村級組織綜合服務場所的管理、使用,充分發揮它們在服務群眾、服務黨員、服務發展的綜合效用。

融入產業

“農村富不富,關鍵看黨支部”。村財增收的問題,表面上是村里資產多少和資源利用的問題,實際上是配強配齊一個有戰斗力的支部班子問題。

將樂縣現有13個鄉鎮,135個村。縣委健全完善黨建工作責任制,深入實施“黨建富民強村”工程,縣委常委每人聯系1個鄉鎮、掛鉤1個村(居),鄉鎮黨委書記每人聯系1個先進村、1個后進村,合力抓好基層組織建設。同時,縣機關單位與相對貧困村進行掛鉤聯系,幫助做好發展壯大村集體經濟、促進村集體和農民“雙增收”等工作。

縣里還為每個村組建由5-8名縣鄉干部組成的住村工作隊,每周固定住村1-2天,重點做好“政策宣傳、文明創建、發展經濟、促農增收、帶好隊伍、美麗鄉村”等工作,并組建涵蓋農林、企業服務等的“零距離”綜合服務隊,進村幫助解決問題、推動發展、促進增收。

項目跟著進,村財跟著長。當年省里來的掛村第一書記,雖然早已離村而去,但是引進的鮮切花項目卻在安仁鄉澤坊村留了下來。鮮切花出口生意一直紅紅火火,不僅貧困戶在參與非洲白菊等花卉的種植中增收,而且村集體也從服務項目里受益。

“家門口就業”,是將樂對貧困戶采取的幫扶措施之一。而“村里頭增收”,則是縣里對貧困村采取的辦法。將樂溫氏養禽有限公司從防疫員到養殖戶,都優先從扶貧名單中挑選。養殖戶養得是市場需求大的法國白羽正番鴨,對接的是國內畜禽養殖最大的企業。但是,生產全過程可追溯,而且還要實現“零排放”,養殖大棚一次性投資大。養殖戶缺資金也怕風險,正好是村財增收的好項目。

縣里鼓勵通過整合財政、扶貧、農業等相關涉農項目資金,建立標準化廠房或農業生產設施、專業批發市場,通過廠房(設施)出租或入股獲取收益,通過專業批發市場收取服務費、攤位費增加村財收入。

和漠源鄉上洋村一樣,30多個高山村、偏遠村,在縣里社會各界的支持下,跨村跨鄉新建起了溫氏養殖大棚2個,每年有了一筆可觀的租金收入。而選擇貧困空殼村發展分布式光伏發電,接入電網后又可年增加村財收入5萬元左右。

村財增收,是一個困擾各地多年的老問題。破解村財增收難,更是難在觀念更新上。“社會各界統籌的錢,拿出來分一下就沒了,那是只為自己當村書記舒服。”縣委副書記馬志凡到任后,受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委托,和各村打開天窗說亮話:“投在項目里,融入產業中,每年都有了回報……”

三明日報2017年2月14日A1版


| 關于絲路 | 絲路網史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Copyright ? 2004-2017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20选5中奖金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