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樂:精準扶貧富山鄉……

本報記者 李順亮 本報將樂記者站 沙觀球

寒流來襲,山里的氣溫驟降了許多。將樂縣安仁鄉石富村山坡上的養殖基地,建設之中的6個大棚正在緊張地收尾之中。

投資大棚并和這些鴨子作伴的,是一位來自莆田的年輕小伙。這位已有8年養鴨經驗的郭先生,不僅珍惜這些年與溫氏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成功合作,更對清新將樂的好山好水感到心動。

有2個大棚已經搶投了10天左右鴨苗,每個大棚都是8000只左右的量。對他來說,只有養好才是問題。春節之前即將到來的收獲,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自信地說,肯定會賺錢,只是要注意保溫和防疫。

而將樂所想要的,就是這樣身邊的示范,既做給農民看,又可以學著干……

農民跟著干

精準扶貧,關鍵是帶動千家萬戶脫貧致富的農業產業要選準做精。

溫氏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畜禽養殖為主導的國家級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落地的項目,對接的是國內畜禽養殖最大的企業;飼養的品種,瞄準的是市場需求量很大的肉鴨,來自法國的白羽正番鴨。

“一聽養殖,農民還以為是散養。”結果一看,不僅是在大棚里養,生產全過程可追溯,而且還要實現“零排放”……縣里的領導和農業部門同志一起,跟蹤項目花了整整三年時間,終于有了回報。去年10月,這個項目正式在將樂落地。

公司統一向農戶提供生產資料,統一進行生產技術指導,統一產品回收,農戶只需建造養殖大棚,并且負責養殖生產。眼下,縣農業部門正和鄉鎮配合,全力幫助公司抓好示范戶的建設工作。

“大棚里的一只鴨子沒了,都要遠程把照片發給公司……”農民要接受的新東西,還有很多。可以增收致富的項目,自然會引起老百姓的關注,哪怕是貧困的群眾也不例外。目前,將樂已有41戶貧困群眾,準備和公司簽訂加盟協議。

養在高網床之上的鴨子,讓記者看了一回眼界。生態發酵床養殖技術,讓這里的鴨舍真正成了生態鴨舍。養殖的問題交給農民,市場的問題交給公司,“公司+客戶+農戶”的肉鴨養殖模式,有效降低了農戶的養殖風險。

“8月底投放鴨苗的大棚,已經出產了第一批鴨子,最重的一只鴨子有7斤左右。一算下來,1個大棚賺了5萬多元。最關鍵的,還是無排放、無污染……”縣農業局長余鵬英對此了如指掌。

“連片”,不僅是縣里在發展肉鴨養殖項目上采取的一個辦法,而且是縣里在精準扶貧上確定的一項舉措。連片,就是要片狀發展,以萬安及其周邊的北部鄉鎮為主,并且輻射帶動中部。安仁就緊鄰著萬安,而安仁和萬安一起片狀發展的,還有綠景農項目。

生態米產業,讓農民嘗到了豐收的甜頭。2013年,上海將樂商會會長林遠輝回到家鄉,創辦起綠景農生態農業有限公司。采用無公害水稻操作規程和標準化管理要求,充分利用山壟田種植優質稻,并且建成了全市第一條優質稻專業化加工生產線。

“公司+基地+農戶+貿易”的運作發展模式,讓小山村的糧食和大上海的市場來了一回親密接觸。“今年我們公司與精準扶貧對接,在帶動農戶增收中優先安排貧困戶。”公司總經理張敦祺說。全縣200多戶貧困戶與公司簽訂優質稻訂單生產收購合同,種植面積達1500多畝。

年初,安仁鄉安仁村貧困戶楊新富與公司簽訂了優質稻訂單生產收購合同。去年,他種植優質稻10多畝,增收1萬多元。今年,他擴大種植,增加到了30畝。公司僅在安仁鄉的種植面積,今年已擴大到了5000多畝,種植戶發展到400多戶,其中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66戶。

資金跟著轉

綠景農項目,是在安仁起步的。黃潭鎮黨委書記周潤生,曾在安仁任過職,對綠景農項目知根知底。

今年,綠景農公司“以銷定產”,已與2000多戶農戶簽訂種植優質稻3萬多畝。“利用商會多年來拓展的銷售平臺,加上產品本身的好品質,去年產出的大米發往上海,一公斤售價將近40元。”

黃潭就在碧波萬頃的金溪之畔。從高潭到萬全,輻射白蓮等鄉鎮,這是縣里正在建設的扶貧示范帶。而黃潭,就在這“一帶”上。萬芳花卉、金森花卉……專業公司的苗木花卉,自然美麗動人。但是,資金沒有跟著轉,難以貸款的貧困戶,就只能望花興嘆。

家家房前屋后種植苗木花卉,這在黃潭成了一種時尚。貧困戶投身苗木花卉產業,在黃潭也已不是新鮮事,甚至當年的貧困戶,如今還當上了村主任。祖教村的楊頤元就是這樣的例證。已是苗木種植好手的他,今年,增加種植到了15畝。

綠化苗木這類產業,每年需要的投入資金,對于貧困戶來說相對較大。錢從哪里來?這成了黃潭鎮里一直琢磨的大事,與產業發展相結合的扶貧擔保基金應運而生。說來話長,這要從當年的扶貧互助社說起。原來,2010年鎮里爭取到了一筆扶貧互助資金,涉及5個村,每村各15萬元。包括祖教村在內的52戶貧困戶,從中得利。

既要用好這筆資金,又要確保資金的安全。很快,扶貧互助社注資,農戶自愿入股,封閉運行、動態管理的扶貧擔保基金,提上了日程安排。100多萬元的擔保基金,存入了信用社專用賬戶,并由信用社根據互助社員的信用等級和出資額度,對其放大2至5倍進行貸款,單戶最高貸款金額達到了10萬元。

隨著扶貧擔保基金的規范運行,一年多來,已經累計有21戶次獲得貸款支持,貸款金額高達210萬元。信用社的貸款風險,也得到了有效化解。因為,互助社的社員貸款,其實是向互助社提出并且進行反擔保,再由互助社向信用社出具同意擔保意見書,最終得到信用社放貸的。

“有積累,不要再貸那么多了。”雖然今年種植規模比去年更大,但是楊頤元今年貸款卻比去年少了5萬元。而從扶貧擔保基金之中貸出來的錢,貸款人花到哪里去,互助社的社員們都會盯著。原因很簡單,誰也不愿自己的基金出風險。

苗木花卉在黃潭一帶,已經有了一定的基礎。如今,鎮里想得更多的是,引進大的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讓苗木花卉產業再上一個新臺階。綿延不斷的山壟田,成片的15萬株烈香茶花,雖然剛剛種下不久,但是已經給人以強烈的視覺沖擊。這是引進廈門業主種植的高檔花卉植物。

而黃金枸骨,則是身穿“黃金甲”,適合道路、公園、庭院綠化的新品,也在將樂落地。枝葉金黃且色澤純正,一年大部分時間都保持著金黃色的觀賞效果,且葉片顏色會隨季節交替變換,呈現不同的美態。

引導農民成立專業合作社,以最快的速度幫助企業實現1億株的種植規模,不僅讓農民從中致富,而且讓村財同步增長,成了縣里精準扶貧的又一件大事。

材財跟著長

貧困戶,各有各的困難。而貧困村,又往往貧困戶特別多。

在精準扶貧工作之中,將樂不僅注重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而且積極參與三明市國家扶貧改革示范區建設,探索建立了貧困村村財增收機制,全力以赴打好扶貧攻堅戰。

澤坊村就是這樣的貧困村。當年省里來的掛村第一書記,雖然早已離村而去,但是引進的鮮切花項目卻留了下來。不僅貧困戶在參與非洲白菊等花卉的種植中增收,而且村集體也從服務項目里受益。業主在村里落戶已經有5個年頭,鮮切花出口生意一直紅紅火火。

種苗由業主從云南調來,自己的地仍然自己來種,曾慶志和其他貧困戶,在合作社的幫助下,對于種花早已不再陌生。安仁鄉黨委書記鄧永保,也一直關注著他們。這一段氣溫忽高忽低,公司吃了些苦頭。售出10萬株花之后,就供不上貨了。講信用的業主,拉起了自動補光系統,在花卉催長上下起了功夫。

和樂農花卉專業合作社一樣,將樂在發展農業產業化項目時,采取土地流轉和連片開發相結合的模式,先由用地企業確定用地規模和范圍,再由村集體負責與農戶簽訂土地出租合同,最后由村集體與企業簽訂土地流轉合同。僅在萬安鎮,就有4個村在土地流轉中獲得了穩定的村財收入。

“家門口就業”,是將樂對貧困戶采取的幫扶措施之一。公益性崗位,優先聘用貧困人員,是積善工業園等園區和企業的辦法。將樂溫氏養禽有限公司首批8名防疫員,就是從扶貧名單中挑選。用工機制和工人完全一樣,還配套了社保,“最快的,不到1秒鐘,就防疫好了1只鴨子……”

而“村里頭增收”,則是縣里對貧困村采取的辦法。靠山吃山,“村集體出林地,林農出林木,公司來經營,按股份分成”,這種股份合作林場模式,在將樂得到了廣泛運用。萬全鄉上華村將集體和小組管護的1萬多畝林地,和金森公司座落在村里的1萬多畝林地,按林地林木折價入股進行合作。上華和其他4個村的村集體,因此年增收近30萬元。

百佳深呼吸小城,優美的生態環境,讓將樂迎來了旅游新的春天。縣里吸引有資源條件的貧困鄉村和貧困群眾,融入到旅游產業發展之中,積極探索鄉村旅游、農業觀光旅游相結合的山區旅游扶貧新模式。目前,旅游扶貧產業項目覆蓋了6個鄉鎮11個貧困村。和玉華洞配套的200畝休閑觀光提子采摘園,就是古鏞鎮梅花村與祿豐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合作的產物,每年為村財增收近6萬元。

去年,將樂全縣農民人均純收入增長12.6%,增幅居全市第一位。2012年到2014年全縣32個貧困村平均村財年收入比上一屆增加4.88萬元,增幅達67.7%,村財收入低于8萬元的村,從93個減到了68個。如今,全縣貧困人口從2609戶8066人,減少到了2035戶6331人,貧困村從32個減少到了25個。

編制扶貧發展規劃,拓展扶貧示范帶,打造扶貧示范片區,建立精準扶貧試點示范工程,抓好300戶精準扶貧示范戶和7個精準扶貧示范村典型示范工作,讓“邑在將溪之陽”的將樂,真正“土沃民樂”……

三明日報2015年12月20日A1版


| 關于絲路 | 絲路網史 | 版權聲明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Copyright ? 2004-2017 by ones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議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火狐瀏覽器瀏覽

閩ICP備11005983號

20选5中奖金额